• <button id="tyeki"><label id="tyeki"><dfn id="tyeki"></dfn></label></button>
    <li id="tyeki"></li>

    <button id="tyeki"></button>
  • <progress id="tyeki"><strike id="tyeki"></strike></progress>

      1. <button id="tyeki"><ol id="tyeki"><mark id="tyeki"></mark></ol></button>
        <li id="tyeki"><s id="tyeki"><b id="tyeki"></b></s></li>

        <div id="tyeki"><span id="tyeki"></span></div><li id="tyeki"></li>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论案说法
        13家摄影联盟商户门店关闭 预付卡内充值余额如何退还?
        法院:合同无法继续履行具备解除条件 退款数额按实际损失计算
        作者:上海法院  发布时间:2019-03-14 12:47:05 打印 字号: | |

        本来计划在影楼办个预付卡,每年拍照给孩子留个成长纪念,没想到,预付卡才用一两次,卡里余额还剩大半,影楼却已关门,预约电话也成了空号,遭遇如此不良商家,消费者卡里的余额能要得回吗?

        日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一中院”)集中开庭审理了三起涉摄影预付卡服务合同纠纷上诉案,并当庭宣判预付卡发行公司退还三名消费者预付卡内充值余额。

        【案情回放】

        2013年,沈女士在一家影楼给孩子拍了一套儿童写真。取片时,销售人员推荐她办理集影公司发行的宝宝摄影预付卡,称只要充值1500元,就可以赠送flash和底片、免收本次摄影费388元,还额外赠送388元,并且预付卡可以在集影公司旗下联盟的13摄影商户中任一门店使用,无有效期限制。

        “折扣很诱人,又有多家影楼可以选择。”沈女士动心了,办理了预付卡,充了1500元,加上商户额外赠送的388元,卡内实际金额1888元。商户出具了一张收费单据,上面注明13店通用、无有效期、后期消费可打七折等条款。

        2014年,沈女士给孩子拍照消费了598元,卡内剩余1290元。

        2015年,又到了每年给孩子拍照的时间,沈女士想预约,却突然发现13家摄影联盟商户竟全部都已关闭。沈女士急忙登录宝宝摄影预付卡网站,截屏并保存预付卡余额界面。

        有类似遭遇的还有姚女士、吴女士。她们分别在不同的摄影联盟商户购买了宝宝摄影预付卡,姚女士充值3000元,仅使用了一次,剩余2401元;吴女士充值2000元,商户赠送1000元,也仅拍照一次,卡内余额为2650元。

        经向工商部门投诉,发现宝宝摄影预付卡并无备案,沈女士、姚女士、吴女士遂分别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判决发卡方集影公司退还预付卡内全部余额,分别为1290元、2401元和2650元,并支付余额20%的赔偿金。

        【以案说法】

        一审法院认为,沈女士、姚女士、吴女士办理集影公司发行的宝宝摄影预付卡并充值,即与集影公司建立了服务合同关系。现有证据表明合同无法继续履行,已具备解除合同的条件,沈女士、姚女士、吴女士要求退款,可予支持。至于退款数额,一审法院认为,预付卡额度由实际充值金额及网站虚拟赠送金额构成,已消费金额可视作从虚拟额度中优先抵扣,但预付卡内剩余虚拟额度变现返还不予支持,故一审法院最终支持三位消费者各自实际损失即沈女士1290元、姚女士2401元及吴女士2000元。另外,因三位消费者要求集影公司支付余额20%的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无合同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集影公司不服,向上海一中院提起上诉。集影公司称,原13家摄影联盟商户中有一家还可以继续履行合同,三位消费者要求解除合同没有法律依据;三位消费者就其卡内消费余额未能充分举证,其一审所提供的网站截屏等证据不符合法律关于电子证据的要求。

        上海一中院审理认为,集影公司主张其合作的摄影商户目前还有一家可以提供服务,但并未能就该主张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即使如集影公司所述仍有一家商户能够提供摄影服务,但已与合同签订时承诺的服务质量相去甚远,而且基于其现实经营状况,足以让消费者对其后继续履行合同的能力产生严重怀疑与不安,集影公司亦未对其恢复履行能力提供任何担保。在此情况下,应当允许消费者行使合同解除权及时挽回损失。

        此外,集影公司作为预付卡发行人,理应对于其所销售的预付卡的消费信息予以妥善保存,并在与消费者就卡内消费余额发生争议时负有举证责任。三位消费者主张其卡内余额均已经提供了网站关闭前的最后余额信息截图,集影公司虽否认该证据的证明效力,但同时又表示因为网站已无法访问,无法提供消费者的身份信息及余额情况。在此情况下,集影公司依法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据此,上海一中院当庭宣判,驳回三案集影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近年来,预付消费卡经营者侵犯消费者权益行为频发,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焦点。为加强对经营者的有效监管,规范发卡行为,切实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201911日,《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规定》正式实施,该规定不仅拓宽了预付消费卡的定义,明确了主管部门,而且对预付消费卡管理所涉及的信息对接、风险警示、信用治理等明确了一整套监管制度。

        法院提醒,消费者在购买预付消费卡时,应当关注全市统一的单用途预付消费卡协同监管服务平台,查看经营者信息对接情况、风险预警、信用评价等,提高自我保护意识,理性消费;经营者也须诚信立本,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失信者终将被市场淘汰出局。

        【法辞典】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九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一百零七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三、《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规定》

            第十七条  经营者因停业、歇业或者经营场所迁移等原因影响单用途卡兑付的,应当提前三十日发布告示,并以电话、短信、电子邮件等形式通知记名卡消费者。消费者有权按照章程或者合同约定要求继续履行或者退回预付款余额。

         

        (案例撰写:上海一中院 李丹阳)

         

         

         

        来源:上海法院网
        责任编辑:上海法院
        中国福利彩票中心